池深深直接懵了!

   这俨然是一副女主人的姿态,哪里像她嘴里说的那样?

   “我不是蛇王,也不要仆人,我雌性是这个屋子的主人,不是我。”

   凯撒蒂冷硬的态度并没让迪琳却步,仍是一副‘王要臣死臣眼睛都不眨一眨’的架势!

   池深深咳咳嗓子,马上拿出女主人的架势,“你跟那些雌性一起吧!待会做好饭会给你们送去的!”

   “在这里,我只听蛇王的。”迪琳态度坚决。

   “可蛇王都说了我是这里的主人!”

   池深深可不是什么软柿子,任人捏!她越看迪琳越觉得她就是想挑事!

   “这个屋子里的主人只能是蛇王。”

   “猴子在这住的时候,你不是照样在这干活?说的跟一仆不侍二主一样,还不是……”

   没等池深深说完,迪琳就顺着她的话打断:“我说了这里是我一辈子守护的地方,猴族来这,我只能假意投诚,为了就是保护这里的一草一木,如今蛇王归来赶我走,岂不是不近人情?”

   “……”池深深真想回答,她的蛇老公还真是从不讲这个……算了,还是不要当众黑他了。

   海边清新美女白嫩玉腿裙摆飘扬唯美写真

   这小猫还真是牙尖嘴利,这样积极的争取跟着凯撒蒂,难道是有别的目的?

   凯撒蒂自动屏蔽迪琳的话,察觉到池深深有那么丁点的不悦,对迪琳说道:“我对雌性也不会手软,你还是自己走吧。”

   “我不会走的,除非你不念旧情的杀了我。”

   “……”

   旧情?

   池深深隐约嗅到不明情愫的味道,说心里坦荡那是不可能的,但实在看不出凯撒蒂的性格会跟谁有‘旧情’。

   “深深,那些雌性都安置好了,你在这边做什么呢?”

   鲁卡闻着气味找到这里,立在门口,探头嗅着气味。

   “这猫族雌性身上的味跟我还真的有些相似……”

   他自然自语的话吸引了迪琳的注意,但确实不屑的回应,“豹族也不过是一般食肉族群而已。”

   “说的好像你是鬼兽、妖兽一样……”鲁卡觉得这个雌性跟娜美莎有几分相像,口气大的要命,从不考虑自身缺点,看她是雌性,不想跟她计较。

   “凯撒蒂、鲁卡都是我的雄性,你既然觉得凯撒蒂高高在上,为何对鲁卡这样的态度,还有,你嘴上说臣服蛇王,可你却固执已见,一会一个说法,不是自相矛盾吗?”

   池深深有些看不下去,嘴上说她自己是‘仆人’,但就是一副女王的架子,这不就是什么女表吗?

   傻豹子觉得豹心被猛戳了一桃花箭,他雌性在维护他呀,忽然觉得整个豹生都在发光发亮。

   “两个雄性?蛇王,你怎么可以这样自甘堕落呢?王是要独享一个雌性的,您在食肉大陆呆久了,规矩怎么都忘了?”

   “我就是规矩。”

   凯撒蒂一直无视迪琳的话,但是她太烦了,烦的都想把她当做食物。

   他一直喜欢自由,什么规不规矩,独享一个雌雄是不错,但,他不想水水伤心,对豹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完全是因为这个原因。

   “总是把过去挂嘴边的人,活的累不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