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宿未曾想到云凰和十七会在这个时候回来,所以有些诧异。

  他能进入人间地狱,一是点名找冥修,二是因为云凰不在,所以域才会让他进入人间地狱。

  如今云凰回来,他怕是不能留下来等冥修的答案了。

  思及此,天宿站起身看着冥修说道:“冥修,冥舞是你的妹妹,也是我的外甥女,我这一次来只是将事情告诉你,要怎么做由你自己选择,不用着急给我答案,你若想好了,再用我给你的晶石联系我,告辞。”话落,天宿直接带着两个护卫从云凰和十七的身边走过,没有任何停留。

  云凰回头看了天宿一眼,随后看向冥修,微微挑眉:“你妹妹出什么事了?”

  对于冥舞,云凰不算陌生,但绝对厌恶她。

  那个女人是典型的没事找事,小时候便刁蛮跋扈,看到她一口一个贱人。

  那女人不是好好的待在神族吗?怎么会出事?

  天宿都亲自来人间地狱通知冥修,看样子出的还不是小事!

  冥修看着云凰,淡淡道:“不是什么大事,倒是阿姐,你们找到了那个人吗?”

  十七和云凰在回来之前便已经对好要怎么说,此刻听到冥修这么问,十七开口道:“并没有找到,冥界也没有那么一个人,所以我和姐姐才会回来。”

  “可次......”

   清纯女神乌黑直发白色长裙优雅气质户外写真图片

  “次在冥界和我交手的那个的确是活人,但这也不能代表他是冥界的人,我们运气好,碰到了冥王,我们和冥王打探了一下,他从未派人去过那个地方,所以我想当时那个人应该是和那个城主有什么仇恨,被我们发现不想我们插手才会说血祭。”

  云凰说的快速,脸色也没有什么变化,冥修没有多想,点头道:“你们刚回来,肯定很累了,先去休息一下吧。”

  “你妹妹真没什么事?”

  “阿姐,她有事你会帮她吗?”想起天宿说的话,冥修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云凰听到冥修这个问题愣了一下,转而轻笑出声:“你看我像是那么好心的人吗?”

  这话,不用多说什么冥修便懂了,笑着摇摇头,没有再多言。

  云凰和身边的十七说了几句,随后离去。

  等到云凰离开之后,十七走到冥修的身边坐下,看着冥修道:“有什么事情不方便和姐姐说,可以告诉我,我不会告诉姐姐。”

  冥修看向十七,微微挑眉:“你怎么会这么问?”

  “因为你刚刚问姐姐那句话。”十七看了冥修一眼:“这事明显和姐姐扯关系了。”

  “一个个都这么聪明,这朋友没法做了。”冥修笑着说了一句,许久之后才幽幽叹息一声:“这事的确和阿姐有些关系,但我知道,永远都不可能成功。”

  “没有不会成功的事情,只是需要无数次失败来尝试,你妹妹若真想做些什么事情,有你父亲和母亲,未必会失败,更何况你妹妹还是天君的外孙女,成功的几率又大了许多。”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她要做的不是一般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