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筝顺利的考上了第一志愿——比宋一笛差了一些的一个师范学校。八月就全家送她去报道了。宋华莲把宋一笛那边房子的钥匙,也给了宋一筝一把。大学军训是一个月,现在八月下旬,已经军训半个多月了。

宋二笙给爹妈打了电话之后,就带着孟奔,坐上了孟爷爷的车,直奔大学生军训基地。那个地方很好找,但挺远的。车子开了快俩钟头,才到达。

一路上,宋二笙虽然止不住的担心,但也以为姐姐只是身体素质不好,被训的中暑了而已。和老爹打电话的时候,老爹也是这么想的,好嘲笑了一下宋一筝,祝妈妈只说要是能请假,就别军训了,晒得太黑多寒碜啊。全家人都没把宋一筝老师这通电话当回事。

所以等宋一笛下了车,见到了宋一筝的班主任张老师之后,看着他黯淡的脸色,有点吃惊。

张老师原本看见一老两小来了,还想着有个老人在也好,可一问才知道,只有宋一笛一个人是宋一筝的家属。他斟酌下,“你先让你邻居爷爷会车上等着,这边军区,不好进出。你自己跟我进来吧。”

宋二笙和孟爷爷打了招呼,让孟奔给宋爸爸打电话,还是过来一趟吧,感觉不对劲。

张老师看着宋一笛这一系列的安排,想起来那会儿宋一筝让他通知她家里的时候,就是找她妹妹。“你是宋二笙吧?”真好看啊……宋一筝也很好看,还那么年轻…….不过,现在到底言时过早…….

“我先和你说说,你听着,别着急…….”张老师走的很慢,始终低头看着地面,并没有看着宋二笙,“宋一筝在军训开始的时候,跑步的时候,突然跪地过几次,后来参加越野长跑的之后,膝盖疼。我曾经让她多休息,可她觉得就是站多了而已……昨天她忽然腿疼的跪地不起,一直都站不起来了…….”

宋二笙的心在一点点的下沉。

“军区这边有大夫,曾经是在边疆当兵退休过来坐诊的,他和我说,宋一筝有多一半的可能,是骨坏死了…….这只是他的初步猜测,想要具体知道病情并确诊,还是要去医院拍片子…….”张老师说到这,停下脚步,“宋一筝现在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我想说的是,学校这边,不用你们担心,宋一筝还年轻,看病要紧。你先把她带去拍片子,出了结果告诉我……”

宋二笙点头,“谢谢您。”骨坏死……

到了医务室这边,宋二笙吸口气,才迈进去。宋一筝坐在一张很窄的诊疗床上,听见门口的动静抬头看过来,似乎是想笑一下,可眼泪却汹涌而下,擦都擦不过来。她刚才所有的坚强和冷静,在见到三千的时候,都消失了……

窗前跳芭蕾的美丽女孩图片

宋二笙看着姐姐这么哭,也想掉眼泪。可她知道现在不是哭得时候,几步过去拉住宋一筝,“没事,没事的,我在这儿呢。有我在…….”一切有我在。

军区的大夫说的和张老师说的差不多,宋二笙问,“您能看出我姐姐这个病症,是因为什么引起的吗?”

大夫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宋一筝,这么小的姑娘,不抽烟不喝酒,面色也挺好,“你知道你姐姐,摔过跟头没有?”

宋二笙猛然就想起给小姑姑布置礼堂的时候,姐姐曾不小心从舞台上摔下来过。但那种高度,不会一下子就摔成骨坏死吧?她所知的坏死,好像都是因为喝酒和骨折才造成的吧?

大夫听了宋二笙的回答,叹口气,摇摇头,“喝酒和骨折确实容易造成骨坏死,但骨坏死并不是因为骨折,而是因为供血不足。”大夫详细的说了一下,最后说道,“你姐姐当时或许是摔脱臼了,可因为没注意,又因为高考和这段时间训练活动比较大,才一点点的加重的,在加上你姐姐骨骼发育不算好,就造成了骨坏死…….”

“总之,你们先去医院拍了片子看看吧,她现在走路困难,跛行,腿疼,一拍片子就能看出来了…….”大夫虽然这么说,但宋二笙看他的神色,已经就九分是肯定得了。

宋二笙心中裂开一般的剧痛无比,闭闭眼,指甲刺进手心里,强烈的刺痛才让她能保持冷静。姐姐还这么年轻啊…….上辈子她知道的骨坏死的人,都是因为喝酒或者骨折啊,怎么会那么轻轻一摔,就坏死了呢?这算什么…….

再次道了谢,宋二笙站起来,转身背对着宋一筝,“姐姐,我背你。”

宋一筝擦擦眼泪,很想拒绝,可她知道,她不能拒绝。趴到三千的背上,贴上这个比自己瘦弱不少的脊背,宋一筝呜咽出声,哭得难以自已。宋二笙搂住她两条腿,轻轻往上托了托,“别哭。天塌下来,也有我呢。”大不了就是残疾坐轮椅,有她在,怕什么?她会让姐姐生活的更好!!!

张老师看着这俩个小姐妹,写了几个电话塞给了宋一筝,对宋二笙说,“确诊之后,给我打电话。我来安排宋一筝病假的事。如果……如果需要休学的话,我会告诉你们准备什么手续材料的…….学校这边,别担心……”最后,张老师低声说,“我会保密的。”

宋一筝没听懂这句话,宋二笙却听懂了。虽然她并不觉得这是需要保密的事,但是,老师的好心,她是感激的。“谢谢您,真的很感谢您…….我姐姐,会回来的……”

孟奔老远看见宋二笙背着宋一筝,就跑过来帮着扶着,看了眼宋二笙,什么都没问,“九叔说在医院等着咱们,医院都联系好了,让咱们直接过去就行了。”

也好。宋二笙把宋一筝扶到车上,回身想和孟奔说句话,却被宋一筝一把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