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影……姐姐?

哪个人影?难不成是她一直看到的那个?

想想这关系就觉得跟她好像…算了,不想了,凯撒蒂就快休眠了,她得拿出多一点的时间陪他。

“这几天你就睡在这吧。”

“嗯,好。”

凯撒蒂回应她的话后,便陷入浅眠。

现在的气候真的很冷,冷的他没由来的想睡,只能暂时睡在深深面前了。

……

深深生崽儿的事情在兽王城传开了,鹿斯基几次想要过来看看,都没那个勇气。

他觉得自己好没用,连一直守着深深的盖亚都不如……哎,那小子竟然有本事跟深深暗度陈仓……对比下来,他也算是太老实了,一直在等深深答应跟他结侣……若是一早就想到暗度陈仓的事,说不定雌崽的父亲就是他了。

思索再三,他最终决定去一趟深深家,看看雌崽,顺便探望一下深深。

当然,这种时候不会少了哈伯,他跟在鹿斯基身后,心不在焉的跑着,想着他跟小泡芙的关系该如何处理。

唯唯的美妙私房

老远他就听到从院子里传出小泡芙欢乐呼叫的声音,他心弦一阵,不由得加快脚步,分秒必争的跑到院子里。

哈伯出现的那刻,小泡芙愣住了,嘴角的笑僵了好一会儿,才摆出一副‘冷漠’脸。

“泡芙……”哈伯有种抓不住她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喊到她的名字。

本来应该是十分融洽的见面场景,只因为有着血海深仇,便不得不变成陌生人。

“泡芙……”

不管他唤多少次,阿芙莲都没有回应的打算。

他们之间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鹿斯基没时间去管他们之间的别扭,丢下哈伯就要往屋子走去,结果却被小豹子们拦住。

“妈妈在睡觉呢!别进去打扰她了!”

“哦,那我在这等她一会。”

“随便吧。”

小豹子们对待他的热情度不是很高,连伴手礼都没有,还来探望干嘛!

现在整个兽王城最穷的就是狼王堡,他们彻底被其他兽族给孤立,地位还不如新兴的狮族。

狼王当然也是有苦难言,兽王城也就这么几方实力了,还全都是池深深的伴侣、亲属,想排斥他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搞得他都没脸去见海王他们,也不知道之前的计划能不能如约开启。

他始终想不明白,他们孤立狼族的原因,为了生计,他只好带着大批的狼兽去西部,计划的事……就这样等着吧,总不能这期间没吃的饿死吧?

现在狼王堡就剩下鹿斯基和哈伯两个王崽,其余的崽儿都跟着狼王去了西部,妮雅姐妹仍旧是厚着脸皮呆在狼王堡,时不时的从虎王堡顺一些兽带给哈伯。

哈伯哪有心思吃,心里满满当当的都是小泡芙。

几日的功夫,整个人就瘦的不成样子……

小泡芙不想场面太尴尬,只好迈着小粗月退,一步一步的走进屋,躲着哈伯。

哈伯看着她小小的身影,离他越来越远,心里很不是滋味,最终没忍住,直接跑了过去,将她抱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