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差不多了,宋二笙给姐姐递了手绢,“别哭了,姐姐…..我帮你啊…..”看了又要阻止自己的亲姐一眼,继续说,“这样,孟哲她们不是和你和解了嘛?你明天就拿几根彩铅笔,随便用一用,就扔掉。一定要被很多人看见的时候,扔掉。有同学要是问你,为什么扔了,你就说,这个不好用我有更好的。”

被人欺软怕硬了的话,那就让自己变成比较硬的那个呗……姐姐一贯软弱,稍微强硬一点,就会震慑住不少人的。这也是反差萌吧?大家都是同胞姐妹,宋二笙想,她自己就算了,可看看姐,那姐姐的身体里,怎么说应该也住着一头猛兽吧?就算不是猛兽,只是一只猫而已,但花妞那样的,露露爪子,不是也挺要人命的嘛?

“那怎么行呢!”宋一筝不同意,“这是人介送我的礼物啊,生日礼物。我怎么能扔掉呢?这不行。”

宋二笙不意外姐姐会这么说,“姐姐,你就听我的。我保证,孟哲绝对不会生气的,还会对你更好,听我的,成不成?”

宋一筝很犹豫。她是什么都舍不得扔的人,上幼儿园折的青蛙,她还都留着呢。让她扔了别人送的东西,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了。

宋一笛推了她一把,“你就听三千的。三千比你聪明多了,亏你还是做姐姐的,一把年纪都活到猪脑子上了!!”

宋一筝勉强点头,然后又认真点了头,“我知道了。我都听三千的……”她模模糊糊的,有点明白三千的意思。顿了顿,“那,我还能偷偷捡回来吗?”

“……..”必然不能啊。偷偷的也不能。宋二笙摇头,“绝对不能。”顿了顿,“我给你买更好的。三十六色的。”

宋一笛都想抽她了,“你捡回来干嘛啊?回头被人瞅见你捡回来了,说你捡垃圾,你还要不要脸了?你不是最好脸面的嘛?”

宋一筝赌气不理她。

宋二笙心里都要愁死了。别人随便送自己用过的东西当礼物,说了是生日礼物,姐姐就这么舍不得,就算是想珍惜别人的心意,可别人真的是出于有心意才送的吗?姐姐应该很清楚吧。那么,姐姐这性格问题,貌似越来越严重了。

明明家里父母双全,姐妹也多,家庭氛围也很好。可她怎么就这么没安全感呢?贫穷和虚荣就这么毁人吗?而且,还自卑到了这么渴望朋友渴望被认同的地步…….姐姐以前虽然也不自信,但也没到这个地步啊…….

一字马少女元气慢慢清纯靓丽

她确实该做点什么了…….

把很多事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之后,宋二笙想起墓碑那个红头巾,就问姐姐们,“最近西边河岸边那里,有什么传闻吗?”农村就这点好,完全没有秘密。

宋一筝兴致来了,“有啊有啊!你还记着那个流氓的宝藏吗?”

怎么不记得,她还惦记了好半天呢,“找着了?真有?”

宋一筝摆手,“有人看见以前和孟老四混的挺熟的一个小子,放出来了,去西边坟地那里挖东西。派出所不理这事了,就好些人去那边儿瞎挖。据说有挖着死人骨头的,卖给收药的了。宝藏什么的,还是没有。那个小子,被人套上麻袋逼他说话一得。他就说看见过孟老四在那边埋什么的,正好也和了那句夏天不见冬天见的话,他就去那边挖了…..”

宋一笛作业也写不完了,索性收拾了不写了。脱了鞋,要躺会儿,“什么时候涨大水,也没涨到坟地那么高啊,那句话要真和宝藏有关系,也不会在坟地那里吧?我们同学说,是孟老四另外的宝藏。”

宋二笙这会儿对宝藏到不在意了,她想起那个红头巾的人,虽然不知道是男是女,但那人双手空空,多一半不是在挖东西的。那,那人在那里,又是在干嘛?为什么跑的那么慌张?直觉上,宋二笙总觉得这是个她该注意的事件……

“对了,你还没说,你怎么就和宋小梦好上了?”宋一笛追问。

宋一筝笑了,“这段时间班里很多人都被贴了口香糖,弄衣服上黑乎乎的一片,也不好洗。孟玲有条裤子,和宋小梦的一样,她今天裤子上就被贴上了口香糖。孟哲她们就怀疑是宋小梦讨厌孟玲和她穿的一样,故意粘在孟玲椅子上的。我瞅见了,是宋健开玩笑粘的,我就说出来了。孟哲她们刚和我和好,就没再说宋小梦。”

“后来下课了,宋小梦就把我给程军的橡皮还给我了,她说程军给她的,她不知道是我的。我今天在班里不是找我铅笔盒里的东西一得吗……她才知道程军是从我这里骗走的,不是给他妹妹是给宋小梦的。”宋一筝说到这,眼神闪动了一下,她其实已经猜到,铅笔盒的东西在谁手里了。不过,她也不想要了。就当是……告别礼物吧。

宋一筝想起一件事,看向宋一笛,“你上次穿那条毛裙,回来后面黑了一块,我问你,你说是泥点子,可我也没看见你洗。那其实,是泡泡糖吧?谁粘在你身上的?那条毛裙你那么喜欢呢……都不让我穿……”

宋二笙也看向了亲姐。她知道那条毛裙。吉娜的,她不喜欢静电,就全新的没穿过。特意找出来给姐姐们的,还去买了条毛线腰带配上。宋二笙当时看到,就说姐姐们会很喜欢的。

宋一笛没想到问宋小梦的事到把自己扯进来了,嗯了声,“是宋小雪粘在我椅子上的。她说是开玩笑,我发现之后,我这还没说什么,她到先哭得稀里哗啦了…….”宋一笛微微一个冷笑,“然后,我也哭着,很大度的原谅了她…….”

姐这是进化了啊…….宋二笙微微挑眉,“可她还是毁了你那条裙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