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跟我出去看看?”

   凯撒蒂询问的同时,白色的蛇尾已经把池深深卷起,一溜烟的功夫,两人就出了水晶房。

   哇!

   刚接触到外面的空气,池深深就感觉鼻尖一阵湿润,太阳虽然挂在天际,却不是之前那般灼热,有点春夏交际时的温热,总之,就是很适宜的温度。

   凯撒蒂被日光一照更加慵懒,收了蛇尾,放任池深深自己活动。

   池深深垂眸看着卷在身上的蛇尾消失不见,扭头一瞅,立刻捂住双眼。

   凯撒蒂的大长腿竟然比她的白皙,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原来蛇身的那两个细长的生-殖-器,现在变成人形,硕大而狰狞,跟他整体形象很不符。

   池深深职业病要犯了,这两个JJ不就是畸形吗?好想拿着手术刀给割掉……

   她摸了摸羞红滚蛋的脸蛋,心跳突突加快,无奈,只好撒丫子似得向深绿色的草地跑去。

   一眼望不到边的绿,看的心情真好……哎哟!

   忽然,她觉得脚下像是猜到了一软物,她趔趄了一下,低头一瞅,顿时尖叫起来。

   尼玛,一窝又绿又长的蛇没事藏在草里干嘛?

   笑起来眉毛弯弯清纯美女水嫩薄嘴唇银杏树下写真

   被她踩到的蛇,霎时如一窝蜂似得散开,纷纷竖起小蛇身不住的向她探头。

   “嘶嘶……”【这雌性身上有大王的气味,不能伤】

   “嘶嘶……”【反正大王都要吃,偷偷咬一口也没事……】

   凯撒蒂挥动着巨粗的蛇尾遂不及防的向他们抽去,几尾小绿蛇没能避开,被他蛇尾抽成肉酱。

   池深深亲眼目睹这血腥的一幕,腿一软直接倒地。

   这,这蛇也太残暴了!对同类竟然下这样大的死手……那是不是对她更是凶狠……

   蛇王突然间的暴怒引起了不少蛇众围观,但都没敢作声。

   按照蛇族的规矩,他们族里的强者是可以吃掉他们所有的弱者,可是,凯撒蒂却没有,这对他们而言,已经是仁至义尽。

   “嘶嘶……”【王!这雌性就是那天跟豹兽一起的,我可怜的尾尾……】

   忽然,从蛇兽群里窜进一黑红蛇,一个劲的用蛇信子触碰断掉的尾巴。

   凯撒蒂眯了眯紫眸,银发突然被风吹似得摆动了一下,气场突然变得肃杀,但语态依旧慵懒:“你们这是要我杀了雌性?”

   “嘶嘶……”【不,不,一切凭大王高兴!小蛇不懂事!】

   那黑红蛇的父亲摆动蛇尾将他扫出蛇兽群,有些胆怯的垂着蛇头请罪。

   他们本是流浪兽,雌性在他们眼里可有可无,如今困在这幽谷幻境中,就不再流浪,为了家族强大发展,必须学习那些部落兽的习性,保护幼崽。

   凯撒蒂懒得理会,他其实蛮讨厌被人称王,被人阿谀奉承,可他们就要这样捧他,也是无奈。

   池深深虽听不懂其他蛇兽的话,但从凯撒蒂的话里听懂他们很不喜欢她。

   她心里忽然产生疑问,为什么她在豹子和假鹿面前都那样抢手,而在蛇群里确实不讨喜,难不成他们只长大JJ,不会交-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