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着骂着,拳头就抡了起来,被周围的人拉开,其中拉他的人,就有李兰妮一个。

   “长江哥,别和我姐姐一般见识,她说话粗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算什么?前天刚把我妈和我弟打了,还是别惹她,小心她连你一块打。”

   这番话无疑是火上浇油,周长江用嫉恶如仇的目光瞪着李思慧,长得丑,人蠢不要紧,打爹骂娘就是错。

   面对心爱的李兰妮,他想为她出气,想用英雄救美,得到她的青睐。

   “李思慧,你长得又蠢又胖,还满嘴喷粪,怪不得孙家大小子不要你,就你这样的,活该这辈子找不到婆家。”

   周长江甩开拦着他的人,小伙子有的是力气,生荒子(不懂事的半大小子)一个,天不怕地不怕,性格也冲动。

   他今天就打算揍李思慧,自然谁拦着也没用。

   “把你能的,李兰妮一个眼神,你就变成她的狗,打我?过来试试?”

   李思慧冷笑看着他,语气里带着不屑,看着力气不小,三个大男人都拦不住他,不过她会在乎吗?

   杀一儆百,既然李兰妮还想起刺,她就把她的靠山都推倒,看她怎么蹦达?

   “大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

   李兰妮眼泪说来就来,捂着脸哭起来,梨花带雨的指控李思慧。

   笑容清新甜美的麻花辫少女

   她长得本来就是楚楚可怜型,再这么柔柔弱弱的指控,看着真是我见犹怜。

   反观李思慧,横眉立目,一脸的戾气,这就更显她的羸弱。

   被人拦着的周长江,本来想吓唬住李思慧就算了,看到心上人哭的这么可怜,被欺负的这么惨,立刻火冒三丈,小老虎一样挣开束缚他的人,朝着李思慧冲过来。

   他的拳头像是两个铁锤,身体那么壮,砸在李思慧身上骨头不断,也得半个月下不了地。

   李兰妮心里得意,用手背捂着嘴,故意做出惊慌的样子,关心的看着李思慧。

   这幅表情,果然给她增分不少,老娘们都感叹她的善良,同时也对李思慧提心吊胆。

   胆小的人捂住眼睛,胆大的人,喊着让她快点躲开,心里所想却是不约而同;猛虎一样的周长江,如何躲得开,头破血流是不可避免的了。可看到的结果却截然相反。

   李思慧侧身弯腰,避开他的双拳,把肥胖的屁.股对准周长江,猛的朝他撞过去。

   一百八十多斤的重量突然发力,再加上周长江前冲还未站稳,就算他强健如牛,也扛不住这冲击力。

   被她一下子撞倒,就势坐在了他胸口,那感觉像是被铁锤砸胸,五脏六腑都被移了位,胸闷一口气上不来。

   被一个肥妞坐在胯下,是男人的奇耻大辱。

   周长江气的眼角都瞪裂了,咬牙挺着不吭声,挥拳头对着李思慧脑袋砸过去,他要打死这个女人。

   李思慧看着笨哈哈的,却在他挥拳头的时候,一巴掌拍过去,挡开他的胳膊,扇在他的脸上。

   顿时千朵万朵桃花开,周长江眼前冒金星,耳朵嗡嗡响,鼻血顺着脸往下淌。

   “哎呀,吓死我了。”

   李思慧手抚着心口哭哭啼啼,看在大伙眼里是受惊过度,想爬起来,然后好像力气不够,接连在周长江身上连着坐了三次,差点把他坐没气了。

   “过来人,把她拉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