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哥,你说,楚相会不会被气死?”

   跑了好远,在一处屋顶,沈小七挺了下来,看向沈五郎,笑问道。

   “应该不会,被气得吐血还有可能。”

   沈五郎笑道。

   他跟沈小七一样,觉得最近几个月憋在心里的不痛快,似乎随着这一阵跑,一下子全没了。

   “我要坐一会。”

   沈小七突然一下子坐了下去。

   因为还牵着沈五郎的手,所以沈五郎被她扯了一下。

   这一瞬间,沈五郎回过神来,像是被针刺了一般,放开了沈小七的手。

   见沈小七似乎没在意,也坐了下来。

   “五哥,其实我很想直接把那个楚相给喂了药放到猪圈啊,牛圈啊什么的地方去。可是他必须得留着。”

   沈小七叹口气道。

   风琴小美女户外写真笑容温暖

   沈五郎此刻是完全清醒了,也没说什么附和的话。

   “五哥,以前沈芳洲的男人跟她儿子要给我喂药,想要她儿子睡了我,被我跟谢临风知道了,于是我们就直接把她两个儿子给喂了那药给扔到了县城郊外的一个养猪的人家里了。”

   沈小七想起之前沈芳洲一家对她的阴谋,说道。

   “这叫以牙还牙。”

   沈五郎道。

   “没错。所以啊,当我昨晚回来的时候听到小八和小六说有男人摸到了她们的屋子,还有奶奶跟老娘的屋子,当时我就想杀人的。只是怕吓着你们了。”

   沈小七道。

   “楚相这事做得的确是有违君子之道。像他这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臣子,对付咱们无权无势的沈家,居然会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只凭这一点,他就不配为官。”

   沈五郎皱眉,严肃地说道。

   “这些我不懂,反正,我只知道别人要怎么对我,我就以同样的方式对他。”

   沈小七道。

   “小七,你现在心情好了些没有?要不,咱们回去吧?一会儿楚相肯定会让京兆尹的人全程搜查的,说不定第一个就去搜咱们家,要是到时候咱们不在家就不好说了。”

   沈五郎听着沈小七的声音终于不似刚才那样的不开心,于是提议道。

   “好啊!不过,我想过了,等他家的墙修好了,咱们再去一次。反正我每天总是感觉有用不完的精力,不使出来,我憋得难受。”

   沈小七点点头,说道。

   沈五郎无奈地笑了一下,道:“好。以后你只要需要人陪,你叫我就是,我随时都在。”

   “那可不行。五哥你是要娶媳妇的,以后你陪我的话,那我五嫂怎么办?唔,不过谢临风最迟下个月就回来了,五哥你也不可能这一两个月就娶媳妇的,这倒是可以的。”

   沈小七起身笑道。

   “行,你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沈五郎心中一痛,不过面上还是十分欢快地答应着。

   小七,你可能这辈子都没有五嫂了。

   因为有你,我的心,再也装不下任何女子了。

   我知道这是不合礼数的,但我只悄悄的,偷偷的,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

   小七,这一生,只要你需要,我就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