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彩玉欣喜的道:“昨夜你喝醉了来的,我没办法伺候你,就让我娘弄的,饿了吧?我娘已经去弄吃的了,很快就来了。”

梅久看着面前惨白的女人,真是一点儿兴致都没有了,何况他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蒋莹儿真的没有搭理自己,难道她真的对自己死心了吗?

这可不行。

他起身,“不用麻烦了,我还有事,这就走了,以后我们……”

“以后我会陪着你的!”周彩玉注视着男人,深情款款的道:“她不是说要跟你和离吗?昨夜你没有跟她在一块,我想你们已经和离了吧?梅郎,你放心,我会陪着你的,不管你有没有荣华富贵,我都会在你身边的,我才不是他们说的那种贪慕虚荣的女人呢,我爱的,只有你这个人!”

梅久心里冷笑,可是他不爱她啊。

不过是玩玩而已,何必当真呢。

“彩玉,你身下需要静养,我现在还有要事儿,过几天再来看你!”梅久从周彩玉的手里抽出衣服,然后又很温柔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他习惯了这种温柔,跟哪个女人都是这样的,“好好养着,你这次受苦了。”

周彩玉听到他这么说,就觉得死也值得了,“不辛苦,我相信我们还会有孩子的,一个孩子能够换你在我身边一辈子,我觉得值得的。”

梅久却觉得不值得,他要的岂能是个小村姑给的起的。

男人已经抽身离去,而周彩玉还沉浸在她自己幻想的温柔之中。

梅久这人心思狭窄,他又觉得是贺兮儿多嘴让他跟蒋莹儿和离,如今哄不好蒋莹儿,他心里愤恨不甘心,就忍不住想要对贺兮儿报复一下,偏巧这个时候的贺兮儿没有心思去打理酒馆,就给了他可乘之机。

清纯美女的春天游记

此时的贺兮儿正在跟桑念之商量着要不要回京城的事儿呢,她是不想去的,觉得太折腾了,可是桑念之想要去找宜阳公主对峙,或者说是找她算账,不亲自去,童童生病险些丧命的仇怎么报?

“去吧,你自打来了这里就一直没出去过,去外面走走也好。”桑念之劝说道。

贺兮儿摇头,“白子今在这里,我觉得想要得到锦月手镯,就一定要从他的身上下手,要不你先回去,反正我也跑不掉,如何?”

“你想往哪儿跑?”桑念之低头看着她的小腹,“说不定这里面已经有我的孩子了,你还打算跑?”

贺童童在外面听的一知半解,只是在听到贺兮儿可能要生小孩子的时候,眼前一亮,爹是自己的亲爹,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争宠不争宠的事儿来,他是开心的。

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小家伙推门而入。

“娘亲,你要给我生小弟弟了吗?”

贺兮儿斜睨了桑念之一眼,被小家伙听到了吧?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乱说,“没有啊,哪有这么快。”

“哦,那你能快点儿吗?我很想要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贺童童一听说没有小宝宝,有些失望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