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看,果然是弟弟的营,那些充满朝气的战士,猛烈的拍着巴掌,运用丹田气,大声喊着。

这整齐的声音在操练场上带着回音,把周子松气的肺都要炸了。

弟弟就和他唱反调,他讨厌来看演出,他这边欢迎算怎么回事?

“子松,不错啊,你带的兵就是不一样,有朝气,嗓门够洪亮。”

周艳红开车门跳下车,她是领导,自然坐在驾驶室里。

听着热烈的鼓掌声,再看到这些朝气蓬勃的战士,她心情特别好。

“嗯,声音洪亮。”

周子松剑眉挑了一下,僵硬的回答。

“怎么有喊的,还有一动不动的?”

周艳红下车看仔细了,就一个营的战士在鼓掌呐喊,其他的都像是面对阶.级敌人一样,冷着脸,和周子松的表情神似。

“咳咳,到礼堂吧!”

周子松尴尬的咳嗽两声,直接打岔往礼堂领周艳红。

清纯可爱大眼美女意境唯美醉人写真

回头瞪了周子旭一眼,等人走了,过后再跟他算账。

周子旭哪有时间看他?紧张的盯着车后面的绵门帘,期待他朝思暮想的人儿。

陆思慧在车里就听到外面震天的喊声,嘴角微微扬起,心急的想跳下去,感觉战士的气势,就是比女兵强。

她在宿舍是班长说的算,可是在车里的都是老兵,她得听人家的。

所以,她不能第一个跳下车,只能压抑着心里的激动,跟在后面跳下车。

周子旭可以用望眼欲穿来形容了,这连着跳出十几个人,都没看到陆思慧,他差点冲动的去找大姑。

别是把人扣下了吧?

当看到那个鲜红的围脖,那熟悉的身影从车上跳下来时,他激动的跑过去。

“辛苦了,辛苦了。”

姑娘们看到他过来都以为是奔着她们去的,一个个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

“不辛苦,为人民服务。”

话是说出来了,结果笑容僵在脸上,他去握手的对象是陆思慧,从前面十几个人的身边路过,直接去握后面的新兵,这让她们很不自在。

啥意思?她们这些人都不辛苦吗?屁.股差点没墩两半,车来回晃,还有晕车的同志。

他这声辛苦却只对着一个人,太说不过去了吧?

“不辛苦。”

陆思慧对着周子旭笑了,没想到刚下车他就迎过来。

还以为要找一会儿才能发现他,看到周子旭,她忍不住也开心的笑起来。

“我把你弟弟也接来了,一会儿找机会让你们见一面。”

周子旭小声说了句,哀怨的看了眼陆思慧戴的棉手捂子,没有握到她的小手,遗憾啊!

“太好了。”

陆思慧听了是真开心,亮晶晶的眼睛里盛满笑意,声音也透着开心。

周子旭痴痴的看着她,她的笑容能把这飞雪融化,反正他是掉进去出不来了。

相思苦啊!他想她了,尤其是她的笑容。

“咳咳。同志,是不是去会堂啊?”

一个老兵走过来,她的级别是这些兵里最高的,皱眉看着周子旭和陆思慧握在一起的手,这咋沾上了?

“是的,跟我来。”

周子旭瞪了她一眼,没有眼力见,对着其他的女兵一摆手,在前面大步流星的带着她们往礼堂走。

这画面看的战士们偷偷的在下面笑,他们的营长,啥时候成了女兵的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