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艳红脸顿时红的赛过晚霞,很想移开眸子,不去看他专注探究的目光,可是,她被他控制住下巴,根本就无法移开目光。

“嗤。”

严肃冷酷的周子松突然轻笑一声,粗砺的大拇指轻轻刮过她的唇,李艳红忍不住颤栗一下,浑身软的像面条。

突然,她像是腾云驾雾一般腾空而起,急切的抓住他的胳膊。

发现他的胳膊好硬,肌肉贲张,力量的象征。

周子松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一直把人抱到床.上,和在医院时候一样,拿着大毛巾轻轻给她擦拭。

一寸寸塞雪肌肤,在他温柔的擦拭下变成粉红色,他的目光越来越炙热。

李艳红羞的紧闭双眼,感觉毛巾在帮她擦光水渍,很快,她睁开眼睛,毛巾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微凉的薄唇替代。

他低头吻着她光洁的身体,眼神里是从来没有过的温柔。

她心脏开始激烈的跳动起来,心里渴望和他合二为一。

“还用闭灯不?”

周子松抬头看到她眼神迷离而渴望的看着自己,戏谑的问了一句。

长发美女吊带短裙香肩美腿低头浅笑写真图片

“不,我想看着你。”

李艳红大胆的迎视他,此时若是不知道他想干什么?那就是傻子。

双手勾住他结实的脖子,主动送上自己的红.唇。

周子松微笑吻下去,发现身心的结合,真是人间最美的快乐世界。

俩人不知疲惫,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沉醉在他们自己的爱河中。

事后,李艳红满脸红霞,大口喘着粗气,这一次,一点不疼,她很快乐。

“好吗?”

周子松长臂一伸,把她搂进自己怀里,低头轻吻着她的额头,哑声问她。

“好,真的很好。”

李艳红把脸埋在他健硕的胸膛里,刚刚的大胆不复存在,她又开始害羞了。

明亮的灯光下,她的一颦一笑,羞涩的模样,看的周子松一阵心悸。

不再压抑自己,再次上阵,杀了一个天昏地暗。

“我还没有……吃避孕药呢!”

第二次狂风暴雨结束,李艳红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却还记得自己答应过周子松什么。

“不用吃了,有了……就生下来。”

她挣扎着坐起来,却被周子松再次拉回怀里。

他的话,让她欣喜若狂。

“你同意了?你允许我生一个属于咱们的孩子了?”

她喜极而泣,这是她的心愿,能有一个子松的孩子。

“对不起,以前是我自私,是我想的太偏激了,认为你若是有了自己的孩子,会对东升不好,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

周子松大手擦去她脸上的泪珠,柔声哄她。

“好,好……”

李艳红泣不成声,她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主动送上红.唇,用力的亲他,笨拙的学着他的样子,取悦于他。

周子松刚刚熄灭的火焰,再次燃烧,两夫妻的心,在这一晚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一个月后,距离陆思慧的预产期只有二十多天的时间了,她的肚子大的根本就走不动,人还没出屋,肚子先出去了。

这种情况下,自然是不能再去部队报道,周子旭为了防止她再偷偷跑去打猎,把苏姨借过来陪她。

苏姨走了,周家家务和做饭的任务就落在李艳红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