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他使诈!与你战斗时,明明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现在的能力绝对在九纹兽以上!”扎烈不甘示弱的大喊。

他不出意外可是下任狮王,怎么能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呢?他是绝对不会认输的!

狮王自然是相信他的话,当即从主位上再次跳下,变作兽型与鹿斯基打了起来。

鹿斯基当然不会跟狮王正面交手,一个翻腾跳到了门口,喝止道:“这场胜负已定,狮王是想说话不算数?”

“你到底是什么来路?”狮王瞬间变成人形,全身发着冷怒的气息,从褐瞳里射出的寒光似是要把他射穿。

鹿斯基置若罔闻,走到池深深面前,拉着她就要离开,却被狮王堡的守卫兽给拦住了。

虎王向来不喜欢以多欺少,冷然开口:“狮王,确实是扎烈输了,他就是自由身了,你这般阻拦,实在有失王者风范!”

“你今日怎么管起闲事了?难不成是跟豹子待久了,也想跟我作对?!”

“随你,有些战斗或许会颜面扫地,你且珍惜!”说罢,虎王便拉着虎后从石桌上起身,准备离去。

届时,跟随他们来的雄兽都不甘起身,不舍的看着那些看中的狮族雌性。

狮王见虎王这么架势,自然是气得不行,再一想,四王兽他已经疏远了两位,再跟虎王疏远,他岂不是落得个孤家寡人的下场?

细想一番,虎王也是够意思了,跟豹子共享一个雌性,都没有因为豹子而驳了他的面子不来参加他的宴会,刚才那番话听起来也并无过错,若真跟那来历不明的兽打起来,万一他真的是无纹兽,他十纹的级别定是要败了,那时,就不只是扎烈丢脸这么简单了。

清纯美女草坪中唯美写真

他渐渐收了怒气,对虎王挽留道:“虎王,今日你来是带虎兽们找到中意的雌性的,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就败兴而归,我也是关心我们兽王城的安危,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一个无纹兽就这样的出现在兽文城,我们要是不问清楚,到时候发生什么异族侵入的事情就为时已晚了!”

虎王没吱声,又将他的雌性扶到了石凳上,虎兽们见王坐下,赶紧跑到他们中意的雌性面前,沟通着是否能够现在交-配,本来是水到渠成的事,不曾想大部分都遭到了拒绝。

自扎烈失败,莎莉丝失去了拥有鹿斯基的机会,她们的目光大多停在鹿斯基身上,寻思着能把他招为塌上兽,也明白不一定会被他接受,但试一下也没啥损失,大不了被拒绝了以后再接受这些跟她们求侣的虎兽呗!

这就是雌性的优势,可以始乱终弃,可以见一个爱一个,可以专宠一兽,可以拥有供玩乐的宠兽,可以一个不高兴、不喜欢,就解除了结侣关系……被解除关系的兽就不可能再结侣,永远都活在屈辱下,所以流浪兽中的一支分支,就是这些无根yin兽,他们把所有的愤恨全发泄上了交.配上,发誓要报复所有的雌性……

不过,在兽王城中,自从发生了那件事后,就很少有雌性会解除伴侣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