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她的心情有些复杂,一方面希望凤彩天就此死在里面,如此一来,自己还是自由之身;可是,另一方面,她却希望凤彩天能闯过密室的层层考验,获得诛神令的认可,这样,她就不用被永远困在这令牌之中……

   “你在骗我对不对?”对于紫凤的沉默不语,凤彩天已经猜了个大概,虽然看似在问,实际却不过是在陈诉。

   紫凤叹了口气,“没错!”

   “为什么要这样做?”凤彩天冷冽道,眼睛里不带半分色彩。

   这一生,她最忌讳的便是别人欺骗她!

   即使是陌生人也不行!

   空气骤冷,紫凤诧异地抬起头,下一秒,就对上了凤彩天的那一双绝美的眼睛,然而那一双眼睛却似之前那般淡然,反而饱含着一种淡漠和冰冷,冻得她的心直发寒!

   她能感受到,面前的这个小妮子身上强大的杀气。

   她…怒了!

   得知这个结果,紫凤不由得地哆嗦了一下,后退了几步。

   “我。。我也不知道,因为里面实在是太过危险了,我不怕死!”

   “你下去过?”这会儿轮到凤彩天诧异了。因为在她看来,作为诛神令的守护兽,就是做好看守的本职工作,应该不会那么无聊的隔几日,就跑去将自己看守之物瞻仰一遍。

   夜上海风情

   “是的,”紫凤点点头,略显愤怒的道,“我本是仙凰一族的首领,但因为天赋卓越,又有通天透地的能力,宙斯就前来帮我抓住,并我让为他看象。”

   “哪知,他的命盘并不好,我能看出他命有死劫,却看不出死劫原因,故此,宙斯便迁怒于我,并将我关押此地。”紫凤顿了顿,继续说道,“后来,死劫应验,宙斯便与我约定,只要我答应看守这诛神令,并与他的传承者缔结主仆契约,他便放我出去,否则我这生生世世都得被囚禁于此。”

   “所以,你不甘心,心中有怨,甚至想要自己活得诛神令,因此,下去过密室了?”紫凤话还未说完,凤彩天便打断道。

   紫凤顿了顿,“没错,所以,我不想下去。”

   紫凤神情严肃,眼神坚定,显然这一次,她说的是实话,凤彩天顿时有些了然。不过有熟人带路,与自己下去慢慢探索,她打死也不会选择后者。

   心思回转,凤彩天暗自在心底合计了一下,随即抬眸看着紫凤道,“若是你愿意助我得诛神令,我不与你契约,放你自由如何?”

   如果只是单纯的诛神令,凤彩天或许不会动心,说不定听着紫凤刚才的那一番话,便会打道回府,可现在知道了诛神令能帮她拖延汤心远灵魂溃散的时间,那她说什么也不会走了。

   “没用的”紫凤闻言心中一喜,不过转瞬,却又变得很是沮丧。

   “为何?”凤彩天眉头一挑,很是不解。

   “九转魔方开启后,那就表示你是宙斯选中的继承者,若是你不能顺利获得诛神令的认可,那么你和我都离开不了,而且,我们会因为传承失败的原因,与诛神令一起遁入幽冥炼狱,成为无主之物,随忘河流淌,直到再遇宙斯灵魂转世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