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如到底是什么背景,耶律齐也不是十分的清楚。

但是,九如跟晋王府的关系亲密,跟耶律齐的父王耶律峰的关系很好,这是毋庸置疑的。

在耶律齐的记忆中,九如是个白胡子的老和尚。

想必当年,他的年纪已经很大了。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耶律齐在没有见过九如。

而在耶律衍近些年的记忆中,九如的身影也没有出现过。

所以,九如是生是死,都是个迷。

耶律齐上哪儿去找九如问月夜的身世呢?

“月夜,既然你说你是凤夜,那么,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又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样子?”

白子澈突然开口问道:“你明白我的意思,你要是正常的从凤朝灭亡到现在,活着的话,也是个一百多岁的老翁了!”

“你这个问题问的好,事到如今,对你们,我也不必隐瞒什么了。”

月夜笑了一下,开始回答了白子澈的问题:

校园美女张小希校园唯美写真

“我三岁的时候,凤朝被叛军灭亡,我与几个兄长,还有凤族的所有人,都被关进了天牢中。三岁的记忆,我已经所剩不多了,我只记得,当时,我在母亲的怀抱里,她流下的滚烫的泪珠,全都进了我的脖子里。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儿,我睡过去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九如师父。”

月夜停顿了一下,可能是因为提到了九如,他的脸上现出了一丝柔和的颜色来。

看来,九如在月夜的生命中,应该是扮演着一个慈父一样的重要的角色。

月夜并没有停顿多久,又接着说道:“我刚醒来的时候,九如师父只问了我一句话,他问我叫什么,父母是谁。”

月夜笑着说道:“我说我叫凤歌,我父皇是当今的皇帝凤歌。师父再没有问我什么,只是说,你从今以后,就是我的徒弟了,我叫九如。从此以后,我就跟着九如师父一起生活,直到我九岁那年,九如师父才把他如何救活我的事儿,跟我说了。”

月夜又停了下来,想了一下,才接着说道:

“九如师父是在一个冰窟里找到的我。我当年并没有死,而是被母亲拜托一个死士,带出了皇宫。当元家人发现我不见了的时候,就派人来追,而那个死士,带着我进了雪山。就在我们进入雪山的那一刻,发生了雪崩,我与死士被压在雪下,冻成了冰人,一直过了几十年,九如师父游历雪山的时候,发现了在冰层下面的我。他看到我身上穿着皇族的衣服,于是把我从冰里弄了出来。他知道一种古老的药,可以让冰冻的人活过来,于是,就救活了我。”

听了月夜的话,喜乐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这个故事里的漏洞,在喜乐的看来,有很多。

但是九如救了月夜这件事儿,听起来就很不靠谱。

事情也太巧了吧?

巧的像编的故事一样,让人不能信服。

然而,喜乐也来不及问了。

因为,就在月夜的话刚落音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