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app色版

不过这道菜要是上新的话,对鳝鱼的需求量就大了。

光靠崔勇他们送可不行,而且那边的产量,估计也只够农家乐用的,毕竟这是野生的鳝鱼,数量有限,而且不能过度捕捞。

所以得寻找新的货源。

给店里送水产的那家只有常见的淡水鱼没有鳝鱼,想要采购的话得另外寻找货源才行。

不过这事儿不着急,因为徐拙得先看看大家对这道菜的态度和反应,才决定要不要上新。

第二天中午,徐拙宰杀了十来条鳝鱼,做成鱼香鳝丝送给了今天中午消费满一千的包间试试水。

要是可以的话就让陈桂芳寻找货源开始预订。

要是不行那就算了,以后想吃的话直接去找崔勇就行了,反正那边管够,甚至都不需要自己动手。

结果顾客们反响热烈,好几个包房的人都表示没吃够,还想再来一盘。

这种反馈让徐拙心中大定。

虽然他知道,这道菜受欢迎的目的可能是顾客们单纯觉得吃鳝鱼对身体更健康,但是只要有人吃,店里自然就得上。

这不光是挣钱,也会给客人一种从善如流的印象,使得他们更喜欢来四方酒楼吃饭。

杏眼圆脸冬季少女室内温暖风格写真

现在有了顾客的反馈,徐拙也没迟疑,立马联系陈桂芳采购鳝鱼。

鳝鱼不用太大,因为只有小一点的鳝鱼,才能切成二粗丝那样的细条。

假如鳝鱼太大,脱骨后的肉就有点厚,切出来就不是条,而是窄片了,那样的话虽然也好吃,但是卖相上就不太好了。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就是……

小鳝鱼便宜。

就这样,四方酒楼悄无声息的又上新了一道菜品,吃过的人都说好,迅速成了店里的必点菜品。

与此同时,卤牛肉的名气也在多管齐下的宣传中,彻底打响。

这道做法讲究的卤味赢得了无数人的好评,很多吃过的顾客都自发成了这道美食的“自来水”。

不仅给亲朋好友以及网友们分享,甚至还跟其他品牌卤牛肉的粉丝在网上掀起骂战。

徐拙自然及时叫停了这种行为,大家觉得好吃就行,没必要踩别的品牌。

网上的口碑在发酵的时候,线下的那些门店也已经签订合约。

接下来就该把门头设计一下,然后让薛春峰的装修公司开始下手装修了。

等到开业之后,想来在省城就能彻底稳固地位,而且徐拙的名气也会再一次跟着水涨船高。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徐拙对名气不是多看重,他更喜欢的是钱。

毕竟主线任务只有用钱才能完成的,而名气什么的,只是个附加值而已,有了自然更好,没有的话也无所谓。

随着卤牛肉名气的增加,店里的顾客对这道菜就更加偏爱了。

几乎每桌都点,甚至有些人还一口气点两盘三盘,这样可以打包带走一些。

因为店里卖的是后厨卤制的,而网上卖的是工业化生产的,精明的顾客自然能分出好坏,所以尽管店里的牛肉价格高,但他们依然选择在店里购买。

卤牛肉的火爆也给店里带来了新的客源,几乎每天都有外地的粉丝专门坐高铁或者粉丝前来打卡。

这些人有的吃了饭拍了照就高高兴兴离开,有的则是不停的向服务员提出跟徐拙见一面合个影的要求。

甚至还有人故意开着直播,要求徐拙出来给自己的粉丝说两句。

一旦被服务员拒绝,就开始嘲讽徐拙架子大,忘本了。

反正就是硬蹭,让店里的服务员苦不堪言,却又不好说什么。

这种蹭热度的以前也有,但却没有这么变本加厉,也没有这么放肆。

比如来四五个人,就点一盘牛肉,也不咋吃,就开着直播各种挑刺,摆明了就是在钓鱼。

不管能吸引到徐拙的粉丝还是黑粉,只要进入他们的直播间,他们的计划就得逞了。

“老板,这种蹭热度的人实在可恶,要不把他们赶走吧?现在这些人为了出名真是太不要脸了,而且不管怎么对他们,只要咱们回应了就算他们赢,这太憋屈了。”

吃早饭的时候,郑佳开始向徐拙抱怨。

要搁以往的脾气,她早就抄起键盘就开干了,但是现在这种人太多,而且就算封了直播间他们也会立马再开一个。

网络重拳对这种人完全没用,甚至还会起反作用。

这真够让人头疼的。

徐拙吃了口包子说道:“咱开店做生意的,遇到这种人多忍忍吧。”

他原本是打算让服务员们忍受一下,但是郑佳接下来的话,就让徐拙不得不重视这件事了。

“老板,他们可是很影响店里的生意的,自己占个餐位点不了几个菜不说,而且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咱们的翻台率都被他们给影响了。

而且他们说话故意很大声,吵得隔壁桌也吃不好,大家基本上都是吃完匆匆离开,甚至还有人表示不再来了。”

什么?

影响生意了?

徐拙这下不干了,你拍视频我不管,蹭热度也可以装作没看见。

但是你要影响我店里的生意耽误我挣钱,那对不起,我一分钟都不能容忍。

徐拙很快就想到了一个解决办法。

首先就是用侵犯顾客隐私权的名义禁止大堂里开直播,想开直播的话可以去包房,那边没有限制。

另外,包房从今天起设置最低消费。

这个方法虽然不能彻底杜绝直播,但也能让绝大部分蹭热度的离开,就算不离开也得付出一定的代价,比如满足包房的最低消费限制。

处理完这个问题之后,送鳝鱼的来了。

上次徐拙让他们送了一点点,感觉做出来的菜品味道不错,所以这次让他们多送了一些,顺便又在后厨加了个水族箱。

这玩意儿不像鱼,可以放在前面吸引顾客,鳝鱼长得太像蛇,为了不引起顾客的反感和惶恐,所以徐拙决定把鳝鱼养在后厨。

免得被那些毒蛇恐惧症的人看到。

安排好这些之后,徐拙继续吃饭,袁康看着那些鳝鱼在一旁说道:“记得我们湘菜有一道关于鳝鱼的名菜,叫子龙脱袍,是湘式小炒的代表菜,徐拙你听说过吗?”

子龙脱袍?

徐拙原本没在意,但这名字让他突然想到前几天得到的那道将军脱袍,冷不丁想到一个可能,这……

不会是同一道菜吧?